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風情一劍的靜思世界

以虛靈之心,養剛中之氣.....

 
 
 

日志

 
 
关于我

燃一盏青灯,泡一壶香茗, 捧一册黄卷,做一等人品。 让思绪肆意飞翔, 让灵魂彻底皈依......。

网易考拉推荐

血色残阳之【杀手情殇】  

2006-11-24 15:37:43|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飚风狂沙,烈马嘶风。

我和胯下的乌骓马已经在这千里秦岭之地昼夜飞奔了八百里,汗水和满身的血污紧紧地胶着了在了一起。

胸中有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黑色的烈火!

杀意,杀手的杀意!

漆黑的夜色中,太白山的奇峰叠峦在风驰电掣中呼啸而过……

黑夜、乌骓马、墨玉剑、玄色劲衣;一切都熔在浓重的黑色中。

前几天在天龙山庄的那场使天地日月为之变色的恶斗此时仍让我酣畅淋漓得颤抖!

欺身,挥剑,破刀,封喉;血雾弥漫,首级飞天;墨玉剑十三式矫如游龙,一气呵成。

完美,完美无缺到了极致!!

 

凝香楼不是一般的青楼勾栏,这里有关外最醇、最烈的酒,有最激情、也最温柔的绝色女人。

懒散地半躺在檀木椅上,关外少有的日光透过扶疏摇曳的叶影洒了进来,我捧起了酒坛长长地鲸饮了一气,浓烈地酒气在四肢百骸中弥散了开来;连日来紧绷欲断的神经惬意地舒展……

酒意越来越浓,我微睁着的眼睛似乎看出去的景象有些迷离。

凝香楼的老鸨谄媚的笑脸在眼前晃动,声音恍恍惚惚地传了过来:“公子爷,有什么需要您尽管吩咐,我们凝香楼新来了个头牌姑娘,少有的俊俏;我们这里好几位爷抢着要点;公子爷,您是常客,我特意为您留着呢,爷您看……?”。

看着老鸨那一张涂抹着浓粉厚脂的老脸,我胃一阵的痉挛,长吸一口气,抑制住了心头的呕感,隐匿在心中的那条凶猛的“火龙“仿佛又要呼之欲出…….!

“要不是我是个属于黑夜的杀手,定让我的墨玉好好畅饮你的血!”,对着老鸨那张仿佛带着面具的笑脸我暗暗嘀咕。

我将一块黄澄澄的金子抛在了老鸨的眼前,说道:“给我去卖几坛王记酒铺的陈年〖千里香〗,你说的那个头牌姑娘爷点了;以后没爷的吩咐别来打扰我!”。

月黑,

风高;

这是不是又一个绝佳的杀人夜?

运力拍开王记〖千里香〗的朱红封泥,一股沁人的酒香四溢而出;我仰首虹吸了满腹,将口中剩余的酒液重重地喷洒在黑沉沉的墨玉剑脊上,酒化液为珠圆润地滑落;剑脊上镌刻着的龙纹随着酒液的滋润隐隐舞动,灵气宛然毕现……

 

墨玉幽然,室内春意旖旎……

龙涎香飘渺缕缕,异香四溢。

我轻轻地抚摸着一块残玉,每当我去肆意寻欢的时候,我都会去抚摸这块白褐相间的残玉,仿佛又抚摸到了十年前我心爱的女孩那柔嫩洁白的肌肤,抚摸着她,我心中的伤疤又在流血。

火光,

杀声,

哀鸣声;

又电光石火般地在脑海里浮现。

“锦儿,你在哪里?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合壁这快浸润着太多人鲜血的残玉……?,我在心里泣血地嘶喊着,惟有摸着这块玉的时候,我才能感觉到自己还尚存着一丝未曾泯灭的温情。

紫蝶当真是这凝香楼的头牌,体态玲珑,妩媚娇艳,眉目含春;一袭曳地的白色丝袍在午后臃懒的日光透视下隐约着袍下凹凸有致的身姿,胸前的两朵殷红的蓓蕾在光线的变幻处撩人的忽隐忽现......。

龙凤塌上,紫蝶一双柔软无骨的玉臂围着我,那对娇艳的秀目秋水般盈盈望着,丰美的樱唇在我的脸庞上轻吻、游弋。

吻....,甜美宜人的体香在慢慢地唤醒我野兽般的雄性,月白色的肌肤在我的手中如同凝脂,那团丰满细腻的柔软几乎使我沉醉了。

唇象羽毛,在胸前拂过;在我身上点然起了一堆堆火。

我逐渐地迷失了,一点点的意识在飘去,……

蓦然,我觉得身下〖气海穴〗猛地一滞,杀手的本能让我运掌吐气而切;触手的却是一只纤细的手腕。

还在迷离中的双眼望去,适才还柔情似水,香艳无比的紫蝶娇脸含霜,戾气逼人;翻身而飘之下一把弯月缅刀毒蛇般的直刺而来!

杀手!

同样的一个杀手!!,

冰冷的寒光使我喉头上的肌肤一阵的颤栗,寒意已侵入骨髓;我在瞬间闻到了死神腐朽的气息。

飘身,挪移..,墨玉剑在握,悄然而出;墨玉剑十三式之〖天残地绝〗汹涌磅礴,漫起了道道黑影。

万物静籁,时光凝固。

剑过,紫蝶白皙如玉的喉间一条细长的白线隐现,鲜红的血液随即涌出……

“叮当……”,一快系着红线的佩玉也随血涌而落,发出了清脆的金属声。

“残玉……!?我的心抽紧了,这块同样白褐相间的残玉上刻着的观音大士在对我浮现着高深莫测的微笑。

我紧紧地拥抱着紫蝶气若游丝的躯体,运戟指连点〖期门〗、〖神阙〗两穴,嘶声地狂呼:“锦儿,你是锦儿……?,

残玉合壁,如同残阳般美丽的撕心裂肺。

刺目的血在顺着我的手指汨汨而涌,看着合壁的双玉,紫蝶苍白的脸上泛起了红晕,大颗大颗晶莹的泪水在快要黯淡的黑眸中涌出,如同鲜艳的血。

“锦儿,是我的锦儿……”,天与地在眼前猛然在倒塌,在崩裂!!

风哥哥,走.快走.!!,锦儿嫣然惨淡地笑,

死士,死士…….!!,锦儿显露出异常恐怖的神色无力地推搡着我,那两朵跳跃在美丽黑瞳里的火焰在慢慢地黯然熄灭……

抱着锦儿逐渐冰凉、僵硬的躯体,泪已干,心中的泪雨在倾盆而下。

“锦儿,我们走!”,我狂吻着锦儿失色的双唇喃喃地低语。

长街,

刀林剑丛,死士密布。

青城死士们那没有生命气息的眼神在为我和锦儿打开着他们开启的死亡之们!

乌骓马在扬鬃奋蹄长嘶…….。

“杀…….!挡我者死!!,我低吼了声,墨玉剑荡起漫天乌芒。

 残阳,如血,

人,浴血..。

 

 

【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