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風情一劍的靜思世界

以虛靈之心,養剛中之氣.....

 
 
 

日志

 
 
关于我

燃一盏青灯,泡一壶香茗, 捧一册黄卷,做一等人品。 让思绪肆意飞翔, 让灵魂彻底皈依......。

网易考拉推荐

绣春刀祭【上篇】  

2006-11-05 12:16:43|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子:

  明洪武十五年,明太祖建立了集宫廷侍卫军、法外之法的监察刑讯部门于一体的特别机构『锦衣卫』;手握重权,直接听命于皇令,在江湖和市井间秘密巡查谋逆乱臣,缉捕舞弊奸党。

锦衣卫用刑酷烈,几年间,斩杀朝廷重臣大僚无数;震惊朝野上下。

在一片腥风血雨的弥漫之中,明帝麾下的锦衣卫组织里更隐藏着一个惊天灭绝的秘密......。

 

 

虎啸,

猿啼;

在密林空谷中浑厚而凄切的传了出来......,绵绵不绝地震荡在山间。

这座山很奇特,方圆百里之内杳无人烟;当暮色降临的时候,只有那破空穿云的嶙峋怪石在光线变幻的折影之中露出它的森然和冷峻。

这山没有名字,也没人知道在这里有座山。

在蒙胧的山色中,似有一缕轻烟顺着刀削斧劈似的峭壁飘了上去,身姿迅捷而飘逸。

山风在暮色笼罩的山谷中飞卷,狂暴而狂热;却没有能够驱散这缕轻烟,这缕貌似的轻烟竟然是个少年!

赤裸着的双臂的少年在峭壁上徒手翻飞攀越,雄健的双臂在内力运行之处筋肉贲起;风舞起了他披肩的长发,袒露出了一张野性俊逸的脸庞。

镶嵌在这少年脸庞上的那对眸子很黑,很亮也很冷......。

他没有名字,只有代号。

他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只知道名字中有个“逸”字,仅来于他从没中断过的那个迷茫、恐惧的梦魇。

已经不记得到底在这山中住了多少年,只是依稀的记得那天和一群和他同样年龄的幼童被几个身穿金黄色的劲衣人懵懂地带进此山就没有出去过。

逸矗立在山峰之颠,俯视着这无名之山山脚下绵延密集的无边丛林;脑中又浮现起了那个梦魇。

“逸儿.....!",那梦中凄厉的呼唤声又在耳边响起。

逸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布满在躯体上的累累爪痕又在锐利地疼痛,这些伤痕仿佛又被那些饥饿凶猛的虎豹像过去一样疯狂地撕裂了。

殷红的鲜血顺着利爪撕开过的伤口汨汨的渗了出来......。

 逸闻到了一股血腥味,是他曾经日日夜夜和虎豹搏杀时的味道;是他同伴被虎豹撕裂时的味道;充满着绝望的死亡气息。

血腥味很浓很浓......,在弥散地血雾中,他看到了在无数个黑夜里亡命在他凌厉旋空斩下的一颗颗惊恐欲绝的头颅.

他不知道他们是谁?

也无法知道。

在虎豹群中至死拼杀活下来的同伴们几乎没有语言,他们用的是眼神。

眼神就是他们的语言。

默语忌口,也是他们这个神秘地方的铁律!

山风仍在猛烈地飞旋,插在他腰间的那口薄如蝉翼的刀在风中发出着它犀利得如寒电般的清啸。

逸抬手摸了摸这口饮尽了鲜血的亡魂刀-绣春刀!

 

教习堂隐匿在这怪异的山峦群峰的绝壁之中,这里猿猴胆寒,群鸟飞绝;在洞府石崖上镌刻着金文篆字郝然昭示着这里的神秘和诡异。

这里是教习堂,当今朝廷秘密训练锦衣卫绝顶高手的训练营。

没有人知道那些取边关上将、割据诸王等朝廷要员项上首级如探囊取物般的杀手竟从这里磨砺而出!

约十几年过去了,这洞府里不间断地走进了至今已经数不尽的各色垂髻男娃,进去的时候冠龄都不会超过10岁。

在这十几年间的寒暑变幻、风暴飞雪里,隔几月就会有数条鬼魅的身影陆地腾身电光火石般地激射而入。

那些曾经进去的男娃就在这陌生的无名客堂下不分昼夜地进行着惨烈严酷的特种训练。

这里云集着当今天下最无情的教头。

这里融合着当今天下最高深的杀技。

这里只教授刀法。使的都是同一口形状的刀-绣春刀!

逸就是那些无数个男娃中的一个,自从徒手生裂了一头生猛凶悍的豹子的那天起,他已经不是他了。当他狂饮着从豹子的胸腔里喷涌而出的豹血时,随着浓腥的血顺着喉管汨汨流入,他仿佛已和这头母豹合为一体了,浑身充满着野性和欲狂泻而出的力量!

逸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睁大着迷茫大眼的惊恐幼童了,玄色的劲衣紧紧地裹在了高大雄壮的身躯上,隐藏不住暴突张扬的肌肉线条。

冷峻、野性、犀利,多年的血腥搏杀也把他淬炼成了一把刀-这把已经离不了身的绣春刀!

不知道有多少同伴在互相的竞技中倒下;不知道有多少个深睡里被恐怖的恶梦惊厥而醒。

梦中所梦,记不得了多少次了;

绣春刀镶嵌在同伴骨头里的刺耳声,那始终围绕在他耳边那声声凄绝的呼唤……

当年那双望着同伴的躯体在自己刀下倒地亡命时噙满着泪水的悲悯眼睛,已经换成了一对充满着倔强生存意念的冷峻黑眸。

 

洞府外白云缭绕, 教习堂依然黝黑;两旁成串的火把忽闪着橙蓝的火焰穿堂入室。

逸正细细地擦拭着那口灵动的绣春刀!

绣春刀在火焰地照耀下流动着凌厉的刀光。

今天的日子很特别。

他在做着准备。

指挥使已经下令将他派驻京师为职,一套金黄色的『飞鱼服』正摆在了逸的身边,所谓飞鱼,乃是一种龙头有翼、鱼尾形的神话动物,据《山海经》载:“其状如豚而赤文,服之不雷,可以御兵。”林邑国记》又说:“飞鱼身圆,长丈余,羽重沓,翼如胡蝉。”『飞鱼服』在当朝是皇权的标志,是官吏见之头皮瞬刻发麻的生死符。

作为从小在教习堂里幸存下来的精英之一,赐予『飞鱼服』;在无声地提示他现在也成为了当年带他进山的劲衣人成员。

锦衣卫!

他知道从此要走上一条更嗜血、更搏杀的血腥之路。

隐隐地在心中有了些企盼,走出山外,他要去解开一个困扰已久的谜团;要去破解那个如影随形的梦魇。

这个梦,可能和自己迷离难明的身世有着极大的联系,他觉得!

“我到底是不是那呼唤声中的逸儿?”。

要下山的还有一个人,他的同伴,也是伙伴,有着相同的童年,相似的经历;一个和他在这里共同长大的伙伴。

同样也是一名从次次生与死的考验中生存下来的搏杀高手!更是唯一能让逸感觉到暖意的伙伴。

两个少年站在教习堂的洞府口,相视而望,依旧默然无语;在他们彼此相望的眼瞳里看到了伙伴升起的一丝笑意,犹如快要熄灭时那还在微弱跳动的火苗。

这是生的火苗;希望的火苗。

逸紧靠着伙伴同样强壮宽阔的肩膀,腾身而出。

随着两个身如轻烟的少年飘然而下,教习堂神秘的影子在身后越来越模糊。

身前,

白云、蓝天、呼啸而过的风……

 

 

 

—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