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風情一劍的靜思世界

以虛靈之心,養剛中之氣.....

 
 
 

日志

 
 
关于我

燃一盏青灯,泡一壶香茗, 捧一册黄卷,做一等人品。 让思绪肆意飞翔, 让灵魂彻底皈依......。

网易考拉推荐

双生花(3-4)  

2007-01-12 13:02:05|  分类: 精品选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双生花(3-4) - 风情一剑 - 風情一劍的靜思世界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西楼,望断天涯路。

元宵节的时候,靖王爷在赏灯途中遇刺身亡,听姐姐说那个蒙面的刺客武功极高,在靖亲王身边三大高手的围攻之下,居然从容离去。在三法司(刑部、都察院与大理寺)的调查陷入困境后,五哥动用了东西两厂连同锦衣卫中所有的好手,居然也没有查出半点消息。

我知道姐姐和靖亲王的世子蓝心石私交甚好(不好意思,按道理,石头应该姓朱,不过这里没那
么多讲究了),于是在案子中断下来的时候,她把所有查案官员痛骂一遍后终于又忍不住带上两只雕儿。

五哥一样,过于刚愎自用,太相信自己了。

其实五哥也很辛苦,自从从先帝手中接下这个千疮百孔、风雨飘摇的大明王朝后,几乎是一路用尽了全力的努力支撑着。从不敢半点的松懈,在登基的当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灭掉魏忠贤这个奸佞小人后,面对北面的不断入侵的女真人又是焦头烂额。

后金在先帝后期迅速崛起,蚕食辽东,而朝廷却节节败退,防线不断收缩。至五哥即位时,我朝
在辽东的防线已退到山海关一线,几乎到了不能再退的地步。五哥终日为此事愁眉紧锁,欢颜难展,弄的整个宫内的人也都整天战战兢兢的跟着提心吊胆,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怒了生性多疑的皇上,丢了自己
的脑袋。

只是昨日在御花园中游玩的时候难得见到了五哥的身影,居然眉宇间有了几分喜悦,问了风情后才知道,原来五哥以春秋两防的功绩,诏令加封辽东总督袁崇焕为太子太保,赐蟒衣、银币,荫锦衣千户。而袁总督一时冲动,许下了五年内必当收复辽东的承诺。

看着院子里吐丝扬蕊的西府海棠,我突然笑了,这袁将军也老大不小了,却还和年轻人一般冲动,难道还看不出此时的朝廷已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了吗?连年来朝廷的财政经济风雨飘摇,入不敷出。
各种名目的加征加派,使百姓负担不断加重;天灾人祸的接踵而至,更是雪上加霜。官僚集团的普遍腐败、无能,也进一步激化了矛盾。在这种情形之下,社会虽然尚能勉强维持,但已几乎处崩溃之边缘,犹如一个火药桶,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现如今只是在拼命挣扎而已。或者,他和五哥一样,都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听说皇上御赐了尚方宝剑,并亲口许诺吏、户、兵、工四部必须全力支持,所有一切要求,只要袁总督提出的,无论如何都要满足。

哦?看来皇兄把所有的赌注都押在他一个人身上了,只是,如今内忧外患,以他一人之力,如何去扭转乾坤?这满朝文武,兵权在握的尽是些文弱书生,怎能行的了大事。

可是,素有铁胆之称的袁总督并非浪得虚名。

本朝的习惯是重文轻武,武人在朝廷中,很难谋得与文官相等的地位,所以很少去走武人这一发展到路。话又说回来,即使想在武略方面有发展,也必须先通过科举谋得文官的资格。像兵部尚书、经略、巡抚之类率兵带将的高级职位,全由文官担任。不是我长他人志气,这样的将帅如何能与马背上生存、骁勇善战的女真人相比,况且,再看看都是些什么兵,全是从市井中招募而来,纯粹为了那些微薄的饷银,听说都是活不下去了才选择去当兵的?对了,风情,什么时候我也向皇兄给你请个什么巡抚、总督的当当?让你这个锦衣卫的指挥使也来个挂帅出征?呵呵。

我摘下垂柳的嫩枝,一边在手里编着花篮一边和风情调侃着。话快说完的时候,一个小巧的花篮已经在我手里了,顺手摘下几朵盛开的海棠花插在篮子里,红红绿绿,煞是妖娆。

远处的空中突然传来一阵熟悉的清啸,我抬头看时,一抹白色的影子已经旋风一般的冲进我怀里,撞了我一个踉跄退步。小宝从身后小心扶了一把,顺手把花篮拿了过去,原来是璧儿回来了。

看着一溜小跑离开的宝儿穿着蓝青色衣服的背影,笑着和风情说:这孩子倒是十分的乖巧伶俐。

那可不是,人家本来就叫乖宝,呵呵。风情爽朗的笑了起来。看看琴给你的信里都说了些什么?

我拆信的手突然停住了,一把抱住寒璧,我喜欢看和尚着急的样子。

璧儿肯定累了,我先带它回去洗了澡,喂饱了再看信也不迟,反正是姐姐给我的,和你也没关系,再说天色也不早了,一会就要用晚膳了,我这里可没你的碗筷。

说完抱着璧儿头也不会的往锦香阁走去,一路走一路偷偷的笑,剩下风情暴跳如雷的干瞪着眼站在那里。

 

                                     (四)

 

璧儿匆匆的又回来了,来去如风,竟是不肯半点耽搁。它是舍不得墨凝还是舍不得我呢?

 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想回来的时候,一定要回来。那是风情大哥对我说过的话。只要想起这句话就 觉得很温暖。可是,我的眼神依旧盯着前方,不敢回头也不能回头。宫里的日子终究是不适合我那不安分的心,可是江湖的日子呢?不敢再去想。

 涨天烟火,虹销霸气,电扫雄图,折剑沉沙。风情大哥为我描绘的江湖生涯已失落在夕阳里。青梅煮酒,沽西郊,便向夕阳影里,倚马挥亳。


    
葫芦里滴酒未剩,每天我必做的一件事就是去风满楼买酒,女儿红,我只喝这一种酒。在宫里的时候,什么好酒没喝过,我却独独衷情于女儿红。想起七弟送我的夜光杯,我把它给了锦心,葡萄美酒夜光杯只适合锦心,却不适合我。

 微烈中带着温情的涩,我喜欢这种味道,如同我的作风。刑部、都察院与大理寺是石头小王爷一手整治的,而真正需要用人的时候,一个个却都成了酒囊饭袋。五弟寄希望于我,皇族的尊严不能轻易被一个无名小卒打破。在五弟的眼里,我有超乎寻常的敏锐与魄力,就如同我的墨凝一样。五弟常对我说,你若是男儿身,我一定封你做我的定远大将军。我只是笑笑。我也并不想做什么大将军。我只要看着锦心妹妹开心健康的活着就足够了。

 今天的风满楼异常的热闹,人流穿梭,老板肥厚的脸庞笑起来几乎流油。而我是无心去关心那些热闹的,我只管买我的酒。小二给我打了酒,抱歉的告诉我客栈的房间已经满了。我哦了一声,独自在客栈偏僻的角落里喝起酒来。

 姑娘,在下可否在此一坐?一个身影在我左侧问道。

请吧。我只顾喝酒,并未抬头,只知道他在我身边的木凳上坐下了。

姑娘也喜欢喝女儿红?那人开始和我搭讪。

我并未答话,只是继续喝酒。

姑娘的雕好特别,一黑一白,真是世间少有。一定是来自昆仑绝顶。那人看着我双肩的寒壁和墨凝,赞叹道。

听他说话,眼光还不错,竟然看出我的雕来自昆仑山。我回过脸看了看他,国字脸,清晰的轮廓,身型单薄却也还算高大。对于男人,相貌对于我来说已经没什么区别了,在宫里的时候,俊男美女看得都有些审美疲劳了。出得江湖,形形色色的人对于我来说只有两种,一种是快死的人,一种是暂时安全的人。

眼前的男人对于我来说,属于后者。

店小二过来,在那男人耳边低语了几句后走了,我又扭转过脸,继续喝酒。那人站起身来,抱拳对我说道:在下流水清,愿有机会和姑娘共饮一杯,今日要事缠身,后会有期了。城东遇柳山庄便是在下的住处 ,静待姑娘的光临!

说完,那人急匆匆的出了客栈。

遇柳山庄,好熟悉的名字。这人真是奇怪,以为随便报个名号,我就跟了去吗?浅笑,继续喝酒。

客栈里人声鼎沸,于闹处寻的方寸的安宁,也是一种享受。一些人在差酒划拳,一些人在议论纷纷,而我却在想着是否该回一趟秦帮。好久没有回去了,帮里的事务一直由安然大哥和吟霜妹妹打理。这会,不知道大家都还好吗?

带上寒壁和墨凝,我也匆匆走出了客栈。

安然大哥是我出宫以后最信赖的大哥,成熟稳重,胸怀磊落,书卷气给人春风拂面的感觉。大哥不会武功,以德治理秦帮,手下高手如云,竟也有声有色。当初自己入得秦帮大概也是机缘巧合,堂堂大明长公主竟然做了江湖第一大帮秦帮的帮主,说来有些传奇的味道。不过除了自己,没有人知道我在宫里的身份。

秦帮上下,一样的热闹非凡。看到我的归来,吟霜妹妹欢呼雀跃,拉着我就往堂内跑去,说要给我一个惊喜。堂内大红的喜字高高挂起,大红的灯笼把整个秦帮整个京城照了个透亮。谁要大喜?莫非? 入得过堂尽头,安然大哥穿着红红的喜袍,手里拿着红红的喜绸,灿烂的笑着。

我哑然,眼里喜悦的泪花就要蹦出来,大哥,你终于要成家了?是真的吗?安然大哥只是看着我笑。我为大哥感到由衷的高兴。一直以来,为了秦帮,他都没顾得上为自己找一个小家。现在,我和吟霜妹妹 终于是安心了,因为有一个人即将走进大哥的心里,好好的来照顾他了。

大哥看我风尘仆仆的样子,心疼的说道:快去洗簌一下,打扮漂亮,来给大哥主持婚礼吧!我兴奋的 点头,吟霜妹妹拉着我就进屋去了,说要帮我好好打扮打扮。

我好奇的问吟霜,新娘子是谁呀?吟霜神秘的笑笑,嘘了一声,笑着说:姐姐不必着急,呆会你就能见新娘子了。

吟霜的精心装扮下,我换上了许久没穿的淡紫浣纱长裙,长长的飘带穿过柔细的腰间,委婉的飘娆起来。碧绮玉簪勾挽起长长的一缕青丝,柔丝流泻。嫣红的胭脂轻柔的涂抹着,竟然以为镜中的自己就是那漂亮的新娘子。恢复了女儿身,看着镜中的自己一点一点变的娇羞妩媚起来,与那个平日里英姿飒爽的秦帮帮主比起来,竟是天壤之别。

喧闹的鼓乐声里,沉闷了许久的心情也随之豁然开朗了…… 

“吉时已到……外面拉长声调高喊着,吟霜拉着我赶紧走了出去。

帮内高朋满座。鞭炮唢呐声嘹亮,江湖朋友齐聚秦帮,个个脸上都洋溢着喜悦。我静静的看着安然大哥忙着接待宾客,满是幸福的神情,我默默的为他祝福,为他高兴。

 新娘子出来了!一声高亢的欢呼,四下鸦雀无声。

 新娘子凤冠霞帔,头上大红的盖头把脸盖了个严严实实。安然大哥接过喜绸,和新娘子一起握着一边走到了堂内的朝案前。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简单的仪式,揭示了一对新人从此步入幸福的殿堂,从此,相亲相爱,不离不弃,白头到老。看着安然大哥一直幸福的笑脸,心里竟然百味混杂。

 大家欢呼着送新人入洞房,吟霜拉着我去喝喜酒,我欣然前往。是该好好喝个几大碗,今晚一定要
喝个一醉方休。难得的放纵,难得如此的开怀,怎能错过呢!

酒过三巡,夜已深,宾客们渐渐散去,留下一些不胜酒量的东倒西歪在院子里。我却异常的清醒,
这女儿红何时醉过呢?突然想起应该去闹一下洞房呀,好容易盼来的新婚夜,怎能轻易放过安然大哥呢,再说新娘子是谁,还没看过呢!

大红的灯笼有些红得刺眼,屋里好安静,屋里的人儿,定是携手长听相对凝眸,烛影摇红多少温柔。

 静静趴在门外,想要调皮的偷听一下新婚的蜜语,结果一丝风吹草动都没有。于是,我趴到窗前,用手指轻轻捅了一个洞,悄悄的观察着里面的一切。

 屋里光线昏暗,两盏微弱的烛光孤单的摇曳着。我窃笑,呵呵,两人都这么含蓄呢,难怪大家都不来闹洞房。

 突然,一道白光划过我的眼眸,那是刀子的寒光,我再熟悉不过。不好,有危险。我破窗而入,昏暗中一把拉过安然大哥,原来是新娘子的刀,她见我闯入,慌忙从窗台飞了出去,我正要去追赶,却被安然大哥拦住了。

 琴妹勿追,随她去吧。我欠她的,迟早要还。安然大哥握着手臂说道。

 大哥,你受伤了。我慌忙说道。

 点了灯,我凑近大哥一看,大哥被刀子划伤了手,伤口不深,却渐渐变黑了,不好,大哥,刀子有毒!那新娘子到底是谁?为何如此狠毒的对待大哥?我急切的问道。

 大哥倒不慌不忙安慰起我来,没关系,不用慌张。一点小毒还要不了我的命。她是若离,你
认识的。

 啊,若丫头?你们有什么仇恨,她要这样对待你?我诧然问道。

安然大哥正要回答,却突然一歪,倒了下去。

 当他再醒来的时候却是三天以后了。

 蛇影穿心,好厉害的毒药,中此毒者昏迷三天后慢慢出现幻觉,犹如被千万条毒蛇缠绕撕啃,
如果在三天内拿不到解药,神仙也救不了了。解药也可以配制,不过需要千年人参和千年天山雪莲入药。
我耳边回想起神医阳牧逸羽的话,还好我在宫中可以拿到这两样。于是,我的墨凝带着我的急书而去,锦心一定能帮我拿到这两样东西。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我的墨凝也该回来了。

 静静望着天空,我等待着墨凝快快归来。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