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風情一劍的靜思世界

以虛靈之心,養剛中之氣.....

 
 
 

日志

 
 
关于我

燃一盏青灯,泡一壶香茗, 捧一册黄卷,做一等人品。 让思绪肆意飞翔, 让灵魂彻底皈依......。

网易考拉推荐

双生花(13)  

2007-01-27 09:22:59|  分类: 精品选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双生花(13) - 风情一剑 - 風情一劍的靜思世界五哥传旨来说御花园新培植的牡丹开花了,让我一起去观赏,顺便先认个亲戚,看看九妹的驸马爷。

一路笑语盈盈,在猜测到底是何样的男子有这等福气可以娶到如花似玉的紫薇,待一只脚踏进御花园的时候,猛然看前远远的水榭边站立的竟然是那个身着玄色长袍的男子,和身边的九妹笑语盈盈。心里一惊,躲在月洞门的背后,在疑惑的神色里,颤声问身边的小宝:

“你去给我打听下九公主身边的那个人是谁?”

 小宝不一会跑了回来:“他就是蒙古格尔沁部的王爷村雨,听说年少英俊、武功高强,皇上很看重他,已经答应把九公主许配给他了……”

 心里突然轰的一下裂开了,小宝又说了什么我全然没有听见,转身就往回跑,一路衣袂飘飘,泪水涟涟,小宝的呼喊越来越远、周围的一切变的越来越混乱,越来越模糊……

   一病不起,每日里不言不语。

  “香贵人到。”

  “请她进来。”我从卧榻上支起半个身子,让出一半的地方。暗香在我面前坐下的时候,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还是那样安静,还是那样的淡然。她看我一直看着她,突然脸一红,微微笑了起来。“尽看着我做什么?我脸上有花儿吗?”

  我摇摇头,傻傻的笑笑。

 “今儿皇上特地叫人送过来的凉藕糕,我寻思你肯定喜欢的,顺便也来看看你,好些日子没见你过我那儿去了。”

  我还是摇摇头

  “不喜欢?”

 “暗香,你告诉我,你还想他吗?”我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暗香楞住了。

 “谁?皇上?”

“当然不是皇上,宫外的那个人。”
     她笑了,眼神飘过窗外,落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想又如何,不想又如何?早晚也不过是再没机会见到了。傻不傻也只有自己知道罢了,或许这会他已经娶妻生子,一大家子热热闹闹的,不再记得我了。你乱想什么,吃点东西,天天赖在床上都快不会走路了吧,我带了风筝来,回头叫小宝他们放起来玩。”
 
风筝飞起来的时候,我的心似乎也轻飘飘的离开了身体,远了,远了,再也看不见了。
  我在二更天的时候又鬼使神差的溜去了梅园,那个我曾经发誓不再去的地方,刚半掩上园门…… “你终于来了?”一声冷冷的问候从身后传来的时候我突然楞住了。
    “我自来我的,和你有什么关系?莫非我在我大明皇宫的地方还要受你的限制么?我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妃子,又不是什么尊贵的公主,不值得你这么费心来关心。”我也冷冷的甩出生硬的回答。
    “公主?公主是什么,纵观历史上下千百年,从诸侯国的成立,到前盛唐、大宋,哪朝哪代的公主不尽是些性格扭曲、心理失调的女人?你以为我会稀罕什么公主吗?”残败了的梅随着他的冷笑簌簌的落下。 
  “真的不稀罕吗?英勇年少的格尔沁部落的王爷,那么尊贵的您来我大明燕京皇城所为的又是何事?”我的话生硬的象冬日里陈封的冰。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他面色突然变了,铁钳般的手掌猛的抓住我的胳膊,钻心的痛一阵阵的袭来,我拧着眉努力不呻吟出来。
   “我说过了,我只是这深宫里无数妃子中的一个,或者明天、或者后天,不知道什么什么就会消失,彻底的连个名字都留不下。放开我!”我尖叫起来。
    “好,我放手,你告诉你究竟是谁,你住在这宫里的什么地方。”

  “你转过身去,我就告诉你。”
     “我,难道我还怕了你不成。”他说完转过身子。 
     “我是皇上封的梅妃,因为我喜欢梅花,这园子也是皇上送给我的。我就住在哕鸾宫。好好对紫薇,我知道她很爱你。”我在说话间一步步退出了园门。
    “哕鸾宫……哕鸾宫,好熟悉的名字。啊!仁寿宫内的哕鸾宫?那不是皇太妃们养老的地方么?你骗我……”

  他一个转身回头的时候,只剩下满园寂静的梅花无声的坠落。
     紫薇大喜的日子我终是没有参加,喧闹的鼓乐声远远的从宫里十王府的方向飘过来的时候,我抱着那叠树叶一片片小心的放在水里,告诉七哥,九妹终于出嫁了,我祝愿她能找到自己的幸福。双面依旧不言不语的站在身边,我在他的眼神里看见了一些仿佛怜悯的东西。
    “双面,我想出宫走走。”这个想法突然蹦了出来,我想看看这个我生活了十八年的地方以外的东西。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我说去就去,备车。”
     “是。”双面就是这点好,说什么是什么,无条件的服从,不象风情,不论你想做什么他总是能搬出一堆理由来,恨不得从太祖皇帝时候的规矩一条一条的说起,直到把人说死了为止。
    车辚辚,风飘飘,鼓乐依稀把魂销。我没有任何表情的坐在车里,脑子里一片空白……
    “你好大胆子,居然想搜八公主鸾驾!”马车突然停住了,只听见外面呛的一声,想必双面刀已出鞘。 
   “卑职奉皇上圣喻,对于此进出的车辆人员必须严加盘查,无人可以例外。”外面传来不卑不亢的声音竟然是陌生的,我悄悄撩起淡青色的薄纱,看见拦在车前的的将军身高八尺、满脸虬须,竟是从没有见过的。
  “双面,让他查,别为难人家。”我知道地位特殊的锦衣卫和这帮出身正统的军人一直谁都不服谁,动辙剑拔弩张、怒目相向。况且这是五哥的旨意,他多疑的性格在他初登基的时候就已经表现的相当明了,已是私自出宫,我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得罪了,查!。”那人拱手做礼后一挥手示意后面的卫兵上前例行盘查。
   车辆离开的时候我半撩起纱帘带着一些好奇问道:
  “请问将军是……?”
  “新任九门提督---风动灵。”他躬身恭敬的回答。
    换了身素净的衣裳,乘着油壁小车,只带了宝儿和双面,把宫城远远的甩落在身后,路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到处一片喧哗,可是去哪里呢?我想起姐姐常说的那个叫松月的茶楼,或者在那里能看见她也说不定,我天真的想着,心情因为那种莫须有的相聚一下子似乎明朗了起来。

走走走,走青石小径,跨古桥小溪,看这粉砖黛瓦,空斗墙围,绿红照壁,雕梁画栋,芭蕉院落,庭院天井。好一个雅致逍遥的地方,难怪总被姐姐整天挂在嘴边上,

古楼古亭古碑古灯,古乐古琴古字古画。呷一片毛峰,绿到江南。我在二楼的一厢雅座中端着个青花细瓷碗茶,倚在窗边好奇的看着下面广场上的杂耍。突然外面穿来一阵喧哗,混合着叫骂的声音,如此清净的地方怎么会有这样的喧哗。我不由动了好奇之心。

“滚开,该死的金狗!别挡老爷的道。”我掀起帘子的时候看见一个神情桀骜的男人冲双面吼道。年纪不大,二十六、七的样子,发丝散乱,清俊的面孔上张扬着轻狂和轻蔑。身着墨青色玄绫锦缎长袍,看的出是上等的材料,早些年也只有宫里才有,只是显得几分破旧,胸前还染了几点黯淡的痕迹。

金狗?我疑惑的看着双面,只见他眼睛里陡然闪过一道杀机,转瞬消失,恢复了平时冷漠的模样。

“这个人是谁?”对面靠楼梯的一张桌子上两个男人悄悄的对着这里指指点点。

“他呀,好像倒是没人知道他姓什么叫什么,只是书画弹唱,样样精通。尤其写的一手好诗,只是形迹放浪,常在勾栏青楼厮混,所以认识他的人都叫他公子多情,听说他喜欢上醉红楼一个色艺双绝名叫微云的姑娘,为她散尽千金,就在两人情投意合,十二准备为她赎身的时候,却不料被北方一个很有权势的人买回去做了妾,从此他终日借酒消愁,把好好的一个家败的不成样子。听说那个买走微云姑娘的是金人……”那个中年男人说到最后压低了嗓子。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