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風情一劍的靜思世界

以虛靈之心,養剛中之氣.....

 
 
 

日志

 
 
关于我

燃一盏青灯,泡一壶香茗, 捧一册黄卷,做一等人品。 让思绪肆意飞翔, 让灵魂彻底皈依......。

网易考拉推荐

双生花(16)  

2007-04-19 11:04:25|  分类: 精品选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双生花(16) - 风情一剑 - 風情一劍的靜思世界 

墨竹子跟随我匆匆出了皇宫,两匹快马奔驰在林间山道,溅起滚滚红尘如烟。烦恼恩仇一并忘了吧,就如此远走天涯该多好,为何我的心却如那被线牵引的风筝,不管走多远,都逃不脱那一线扯心的疼?到底是什么在牵引我?

脑海里浮现的始终是遇柳山庄里蓝心石与那女子琴情相牵那一幕。一路上,墨竹子见我都未言语,只是路过小河,他会停歇下来默默取一叶清水递与我,或是牵引马儿觅食青草,让我静静的发呆。

我开始对身边这个人好奇起来,招呼他同坐于河边的草地上。深深呼吸一口气,淡淡的泥土气息和着青草的清香,顿觉浑身每个毛孔都疏爽了。

墨竹子拘于我长公主的身份,不敢同坐,我笑言:“出了皇宫,我就不是公主了,以后就叫我琴心吧,你也不是侍卫了,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结伴闯荡天涯,可好?”

墨竹子憨憨的笑,说道:“是,公主!”

我也笑,冲他挑起眉毛,墨竹子马上改口说道:“呵呵,是,琴心。。。公主!”让他改口还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本想带他去秦帮看看,不过风情一剑的下落不明,我始终放不下心,看来,还得去一趟遇柳山庄,何况现在多了个得力帮手,胜算又多了几分。

夜黑无月,墨竹子为我俩准备了夜行衣,然后悄悄来到了遇柳山庄密室的入口。今夜,山庄很静,也没有琴声,正是好时机。墨竹子最大的优点就是不多问,只要我说的事,他都能很快尽全力去办。

暗暗的查探,确定无人,我们悄悄潜入了密室。

这密室很大,处处布满杀气,跟我上次来的时候,感觉完全不同。墨竹子也曾做作一品带刀侍卫,嗅觉不在我之下,我俩彼此颔首领会,小心行事。

突然,一团火红的东西飞快的朝我扑来。墨竹子惊呼:“小心!”

还好我有翩若惊鸿的轻功,反应还够敏捷。那东西还未等我梢做缓息,又是迎头扑来,很大,很亮,象火一样。左闪右闪,那东西没有占到一点便宜,似乎有些恼火,竟然掉转头呼啸而去。

“那是什么东西?象鸟非鸟,似火非火!好是奇特!”墨竹子惊诧不已。

我蹙眉沉思,轻声道:“血凤凰!”

“血凤凰?世上真有血凤凰?”墨竹子疑惑道。

正当此际,远处光亮处出现了一个人影。杀气,好重的杀气!来不及多想,那人影已经辗转到我们跟前。手里的长剑被光亮折射出耀眼的光芒正好映在他脸上。

“啊,风情大哥!”我瞪大了清水眼,看得真真切切,不觉惊叫出声。

他却似乎并没有听到我的话,也似乎并不认识我,每招每式都直冲我的死穴而来。还好有墨竹子相助,要不然,呆然的我早已经死在了风情一剑的无情剑下。

为什么会这样?墨竹子顾不得我的发呆,拽着我就往回跑,嘴里还惊呼道:“快走,我们不是他的对手!”刚转过身,一女子就如幽灵般出现在我的面前。只见她衣炔一挥,我便眼前一黑,完全失去了知觉。

等我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暗黑的密室里。冰冷的空气夹杂着浓浓的霉味,简直让我快要窒息。

突然,天顶上打开了一扇小小的窗口。抬头望去,柔弱的光线竟然也显得如此的刺眼。

“把她带上来吧!”是女子的声音。似乎很熟悉的声音。

当我再次站到女子面前的时候,我依旧的高傲。甚至对于她这种卑劣的伎俩有些不屑一顾。

奇怪的是,女子竟然戴着面具。但见她缓缓走到我面前,仔细的打量着我,虽然那张脸隐藏在面具下面,让我无法看到她的表情,不过从她眼神里,我似乎看到了一个女人最可怕的东西。

“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杀你吗?”那女子骄傲的说道。

我反问:“你我无冤无仇,又为何要杀我呢?”

那女子轻哼了一声,浅笑,转身双手合掌轻轻一拍,黑暗处出来一人,啊,竟然是风情一剑。

只见他毫无表情的看着我,也无言语,只是不再攻击我,冷冷站一旁。

女子的装扮不是汉人的模样,准确的说是女真人的装扮。只听得她淡淡说道:“你是不是觉得奇怪,风情一剑怎么会不认识你了?”

“你对他做了什么?”我心底那种不祥的预感又突然的冒了出来,急切的问道。

“别急,放心,他还好好的,只不过被我洗了脑,所以,他不认识你,他现在心里只有我,只听我一个人的调换。”女子说完开始阴阴的笑,阴森恐怖的气息,让我每个毛孔都竖了起来。

我冷冷问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没杀我。”

“呵呵,我的催眠术告诉我,你对我没有丝毫的威胁,你心里装着别人的影子。而且留你还有别的用途。”那女子把眼神投向风情一剑,暧昧说道。

我疑惑,随即放肆的笑道:“呵呵,你如此的大费周折。就是想知道这个?想不到你阴冷的外表下还是个多情的人,只可惜,恐怕你会很失望,风情大哥是永远不可能对女真人有什么好感的,哈哈!”

女子面具下轻蔑的飘出一声“哼”,丢下一句“走着瞧”就愤愤的出去了,风情一剑紧随而去,厚重的铁门随即也紧紧关闭了。我急忙大叫:“喂,你还没有告诉我,墨竹子呢,你把他怎么样了,快告诉我再走呀!!!”任凭我如何大叫,已经没有半点回应了。

“可恶的女魔头,竟然如此对待本公主,看我出去不拔了你的皮!”我独自背靠墙角,懒懒坐在地上,气愤的说道。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