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風情一劍的靜思世界

以虛靈之心,養剛中之氣.....

 
 
 

日志

 
 
关于我

燃一盏青灯,泡一壶香茗, 捧一册黄卷,做一等人品。 让思绪肆意飞翔, 让灵魂彻底皈依......。

网易考拉推荐

【最后的祭语】绣春刀祭  

2007-07-14 23:07:00|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后的祭语】绣春刀祭 - 风情一剑 - 風情一劍的靜思世界

 

 

一场华丽的演出总有谢幕的时候,一席凄美的盛宴也有离散之时,世上一切的粉墨登场从开始就决定了未来的结局……。

 

昨日飞雪凄迷,今日玉树琼花。

一瓣冷香幽幽浮动,沁人心脾;我在潇湘书院的湖边垂钓……。

这是条烟波万倾的湖,飞雪过后的湖面绡雾缥缈氤氲,远处孤帆远影。

小女手持竹刀在我的不远处演练着我教她的绣春刀十三式,使到『金针渡劫』一式时我听到了凌厉刀锋划破空气的裂帛般嘶风声,我回过头去望着她轻盈、空灵的婀娜身法微笑……。

小女还小,身形步法还嫌稚嫩,但我相信她将来会是一个一流的红粉刀侠,因为她有一颗晶莹无尘的心。

飞雪在小女织成的刀光中悠然迈着四蹄散步,没有丝毫地惧色。

飞雪可不是昨日天际间飘舞的漫天飞雪,飞雪是匹通体漆黑的小马驹,只是在它的眉心印堂处有一缕雪白的菱形鬃毛,是风师兄在小女三周岁时送她的礼物。

一切安详平和,昨日充满血腥杀戮的修罗场渐渐淡远;一切的恩怨情仇早已化为这湖边氤氲绡雾,前尘往事亦已是幻灭般的梦……。

谁都不记得那柄曾经让朝野上下,江湖黑、白两道胆寒心惊的绣春刀,谁都记不得这柄绣春刀的主人是谁了。

红尘万千事就是这样,漫长的光阴会磨平一切的痕迹,无论曾经是多么地荣耀,也无论曾经是多么地哀伤与迷离,终将轮回于阴阳盛衰之间,淹没在这浩瀚深邃的时间长河里;潮起潮落,万涓归流,一切趋于寂静……。

我却依稀地记得这柄刀的主人,好像叫『逸』。

数十年前,逸破解了自己的身世之迷,在夜幕中提刀潜入六扇门首脑的幽深府第展开了一场惊天骇世的绝杀,当那扇阴森诡异镶嵌着狰狞狮口门环的门重重关闭的那个瞬间,逸将绣春刀挥指断为二截,将那件象征着权利和杀意的『飞鱼服』扯了个粉碎。

『飞鱼服』的残帛在夜风中凋零飘摇,从此逸在锦衣卫的精英名册中遁形蒸发了…….。

在万倾水域边的崇山峻岭中,却多了一座神秘的书院-『潇湘书院』。

湖水如镜,波光粼粼,鱼线随着水流浮动;“我是不是那个逸?”,望着湖面变幻莫测的光影我迷惑道......。

很多时候我觉得是又是不是,只清楚地知道书院里弟子叫我先生,女儿叫我爹。

十多年来,我在书院阅经读典,用碎石演练着『孙子十三篇』中的奇门阵法,我隐隐地感觉到这样的平静不会长久,希望这些绝世阵法对书院里的孩子们将来某一天有用。

“孩子…..”,想起他们我心中不由得一阵抽搐,书院里的孩子可不是普通的孩子,他们无一不是重臣名将的遗孤,在他们的血液里流淌着爹娘高洁不羁的血统。

他们身上有我当年的影子,唯一不同的是他们不用接受残酷的训练,不用以生命和流血的代价与伙伴搏技……。

“爹……爹……”女儿的呼唤打破了我的凝思,我望着女儿嫣红的小脸,爱怜地抚着她汗津津的曳裙长发。

“爹,你什么时候可以教我孤烟身法啊,爹使的时候好俊哦”女儿撒娇地流露她那羡慕、期盼的眼神说。

“等你把绣春刀法练成之后吧,爹一定教你!”女儿欣喜地笑了,大喊着:“飞雪……飞雪….爹同意教我孤烟喽..!”撒腿蹦跳着向她心爱的小马驹跑去……。

冬去春来,金风飘拂,我沉浸在孙子阵法金戈铁马,阴阳无极的无穷变化中;一枝响箭携着尖利的呼啸声划破天际的宁静,在书院的上空盘旋回荡。

“来了….终于来了….!”我凝住了将要布下的碎石沉吟道。

这是风师兄发出的信号,为了这个信号我等候了十多年!

“到了该彻底了结的时候了”我抽出了那把断刀-绣春刀,象当年下山时候一样地擦拭着它,斑驳的锈迹隐去,刀锋依旧流动着秋水般清冷的蜿蜒寒光……

弹指,蝉翼似的刀身微微颤动;发出缕缕余音不绝的清啸。

刀残,神在!

女儿偎依在身旁,隐忍着含泪的双眸对我微笑;我心头如巨石撞击,无法直视她的眼睛,抬手擦去她流淌在眼角的泪水,柔声地对她说:“放心吧,爹一定会回来……!”

环刀而出的时候,我还在暗暗的对她说:”照顾好你娘….照顾好你的兄弟、姐妹们……!”

这是一场最后的祭奠,在这场生死未卜的祭奠仪式中我要去彻底的告别过去,回到现在!

…….。

世上很多曾经发生过惊变的事情在很多年后当人们快要遗忘的时候会成为一种传说。

传说在一个遥远的无名深山中隐逸着一对名叫『逸』和『风』的生死兄弟有凌空御刀之术,再过若干年后又有传说在那个深山中仙居着一个叫『逸风』的刀侠,带着他飞仙般的女儿和一群白衣飘飘的弟子如神龙凤鸾般的出没……。

又流传有人在湖中打捞出一把断刀,说名为『绣春刀』!

传说仅是传说,亦真亦幻;我只记得当我把绣春刀的那一截残刃运力飞向旷远的湖心时勾勒出的那一道凄美绝伦的弧线永远镌刻在了心里……。

别了!绣春刀!!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